欢迎来到某某清洁球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60周年校庆•安财记忆】龙子湖映照我的世界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5-13 22:47

【个人简介】陈登坤,男,1996—2000年在安徽财贸学院会计学系师资班学习。现任有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事业合伙人、总裁。

  

最早知道蚌埠,是中学历史学习过的淮海战役(又叫徐蚌会战),据说是一个盛产珍珠的地方。人生的很多际遇,往往有很多不可思议的连接。到安徽财贸学院读大学,这是我们与这个城市一生最深度的连接。

缘 

1996年5月,我和益阳供销学校校友刘华同学结伴而行,一起从益阳出发,在株洲乘火车经鹰潭、南京中转,终于到达了蚌埠,前往安徽财贸学院参加单独考试,就这样与安财结下了一生的缘分。我们这一班后来被称为师资班,是一个非常幸运的班级。我们的同学都是全国各省市供销中专学校的应届毕业生。得益于教育部与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选拔与培养中专师资力量的政策,我们有幸被选中去安徽财贸学院参加单独招生考试。

考试的科目主要是以高中知识为基础的语文、数学、英语、综合。对于绝大多数从初中考上中专的同学而言,由于中专偏专业技能学习,这些基础课程恰恰是比较欠缺的。别的同学不太清楚,反正我是从知道要去参加考试之日起日夜不休将高中三年的语数外课本全部自学了一遍。虽是单独招生考试,但仍是非常严格的,从命题到监考到阅卷出分都严谨按程序执行,结果一共41位同学参加考试,最后只有37位同学通过考试被录取。记得当时亲自监考的是教务处的孙学斌副处长,后来我们的副校长。

初 

1996年5月,我们先到交通路老校区报到,然后去龙子湖畔新校区的学生处领取准考证,当时负责的是姚金琢老师。中专同学相对比较成熟,大家虽来自五湖四海,但一到宿舍就很快互相打听热聊起来了。

我和刘华认识的第一位同学是我们在南京至蚌埠的火车上面对面座位碰到的一位女生,下火车后在公交车站又碰到才知道她也是来参加考试的,就是来自安徽池州的汪琼同学;最远的是来自哈尔滨的刘嘉源同学与梁雪娜同学,由一位身着白色连衣裙的老师护送过来的;来自湖南邵阳的杨雅婷,由他身高超过一米八的帅气老爸送过来的,老乡见老乡,乡音更响亮;来自四川德阳的王汉、刘浩同学与另外一位落落大方的张露同学一起来的;来自江苏溧阳的顾韵是她那位说话满含才气又性格豪爽的老爸陪同过来的;还有辽宁的张洪兴同学、石家庄的李若亮同学据说是在原学校就已正式入编并拿着工资来的,让人羡慕不已;湖南省供销学校的吴正阳与杨敏同学是校长亲自护送的;山西的刘志清同学,因为是高中专年长几岁加之人长得也更着急,讲起话来像领导,我们一开始还以为是学校领导送学生过来的;后来陆续又认识了安庆的唐学华、广州的冼伟钊等同学。

  

开 

经过了5月的考试,顺利地拿到了录取通知书,内心非常激动。在激动与期待中,我们在1996年9月5日正式到学校报到,开始了大学生涯。一回生二回熟,此时的学校、同学对于我们已经不再陌生。初步知道了龙子湖畔、曹山脚下的学校历史,我们也为安徽财贸学院曾是国家部属高校而自豪。

还记得第一天开学,师兄师姐们热情地在火车站迎接新生,我从校车上提着一个大箱子下来走进老校门,一个帅气而壮实的男生可能是因为女生都被别的师兄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接走了,健步如飞地朝我走过来帮我提箱子,原以为箱子很轻,拎了几步发现判断失误,但又不好在新生面前露怯,于是硬挺着帮我提上了5楼,楼梯上一路挥汗如雨,这就是后来我们结下深厚友谊一直延续至今的注会95的许波同学。

军 

大学的第一件事就是为期一个月的军训。配发整齐的军装,请来了原蚌埠坦克学院与解放军汽车学院帅气的教官,而我们最期待的是射击项目。刚开始每天都是立正、稍息、齐步走,顶着烈日,汗水湿透了绿色的军装,刚开始几天大家还洗一洗,后来发现其实都一样,就干脆不洗了,绿色的军装上布满了一道道白色的盐痕。经过一段时间的基本军姿训练与列队训练,终于迎来了发枪练习的阶段,《打靶归来》的歌声于是此起彼伏。可是那年不知何故取消了实弹射击,拿着步枪趴在地上练瞄准,对枪的新鲜感很快就过去了。最令我遗憾的是走方阵,放着《我们的队伍向太阳》,大家都说踩鼓点,而我压根儿就听不到有鼓点,于是总是手忙脚乱无法同步,最后教练只好让我出列休息,眼巴巴地看着大家整齐的演习方阵及最后接受学校领导的检阅。

令我意外的是,尽管未能参加方阵检阅,教练仍然非常认可我平时训练的认真,最后在军训表彰中授予了我“优秀士兵”的称号,让我真正感悟到很多事重要的在于过程,过程做好了、充实了、精彩了,即使未能见证到最后的结果,也是一种光荣。

学 

我们班同学的特殊经历,成熟度相对高中毕业考入的新生高了很多。专业知识的学习都已经达到了大三大四的水平,很多同学在中专期间通过自学考试已经获得了大专文凭,我也在入学前就拿到了湖南商学院市场营销专业的大专文凭。刚入校时,我还特别到学生处去咨询,能否直接专升本读1年就可以毕业了。但学校表示没有这样的通道,只好老老实实重新归零,从基础学起。

由于从中专上大学的机会非常难得,我们班的同学格外珍惜这样的机会。同时,由于欠缺高中阶段语数英等科目基础,学习《大学语文》《高等数学》《大学英语》等课程就有些吃力,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学校也为我们配备了最好的老师(语文陈晓虎老师、英语孟爱萍老师)。老师上课时狂记笔记、班级传抄笔记成为风潮,然后利用晚上与周末时间自学赶上,硬生生地恶补催生,结果没有一个同学掉队。

在专业学习方面,大家相对熟悉一些,中专已有应用型入门。记得有一门课叫《珠算基础》,上课的是王建刚老师,拎了一把教学大算盘进入教室,挂起来正要开讲,某个同学站起来报告,我们都是通过中国珠算协会普通三级以上的(珠算等级分为普通级与能手级,各分六等,从第六等到第一等依次从低到高)。顿时王老师满脸惊愕,这还怎么教嘛,于是干脆将珠算课变成了美声音乐课。他那富有磁性的男中音至今仍仿佛回荡在我们耳边。大三开始进入专业阶段的学习,大家虽然曾有一些基础,但偏应用型,亟须理论升华与点拨。由于有一定基础,课堂与老师的互动与抢答异常活跃。记得在气质高雅的卓敏老师的《成本会计》课上,卓老师随口问了一句“什么是成本”,我应声而答“成本是对象化的费用”,这简直就是老师的托嘛,这让我在很久以后回忆起来仍颇为得意。但对于成本会计的整体理论框架,还是得益于卓老师的系统传授。特别荣幸的是,2000年中国注册会计师考试,安徽省只通过了不到10个人,而我们学校占了2位,都在我们班上(梁雪娜同学与我)。

还有一点值得小骄傲的是,在李阳的疯狂英语还没有出现之前,我率先在校园里掀起了一股晨读英语与午读英语的风潮,大声朗读英语,克服多年学习哑巴英语的恐惧与羞涩,从结结巴巴到逐步流畅,大声朗读成为一股旋风,越来越多的同学开始加入进来,晨读的风气成了燎原之势,特别是要感谢那段时间杨敏同学的一起陪伴与鼓励,敬文同学也坚持了一段时间。

才 

学校的各种社团与活动,让我们班的多才多艺得到了酣畅淋漓的释放。

学校纪念长征胜利60周年演讲大赛,我们班3位同学参加,刘松鹤同学一等奖、陈国玲同学二等奖,我也很荣幸获得三等奖;学校女子排球比赛,第一名是我们班;男子篮球比赛,我们班第一名,潘兴华那灵巧的身体带球过人精准命中的形象至今印在我们的脑海中;男子足球比赛,我们班也是名列前茅,刘浩同学那双腿扫球的命中率无人可敌;校园十大歌手比赛,我们的“小王菲”王辉同学闪亮胜出;校园书法比赛,我们的王汉才子竹子软硬兼有的作品独树一帜,顾韵同学的纤纤细手刚劲而出的颜体作品“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被挂进图书馆前的橱窗展览;校园十大诗人遴选,我们班也有多位同学的作品与著名诗人注会95的梁凌寒同学的作品放在一起展出。

后来有别的班级同学提议,以后学校的各项赛事,师资班要单列方显公平!

  

旁 

渴求知识,珍惜时间,我们常常寻找各种跨专业学习的机会。我曾经将学校的大课程表合并在一起,编制了一份个人定制版的课程表,这与十几年后出现的超级课程表APP很相似。广泛去旁听自己感兴趣的最好的老师的课程,我大大开阔了视野,特别是外贸英语与国际贸易班的外教英语课、第二外语的法语与日语课,还有杨长生书记的《形势与政策》课,让我体会到国际视野、宏观思维的重要性。多年后听招商银行马蔚华行长的演讲提到“不懂宏观搞不好微观”时,真有心领神会之感。

讲 

1999年学校40周年校庆,邀请了很多响当当的大学者来学校做讲座,包括南京大学商学院的陆正飞教授、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的李扬教授等。多年以后,在深圳陪同陆正飞教授调研,讲起那段“私淑弟子”的经历,特别是陆教授后来还是我们另一位娄底供销学校选拔到山西财经大学的毛新述同学(现北京工商大学商学院党委书记、教授、博士生导师)的博士后导师,感叹缘分是如此的神奇,陆教授还开玩笑说“要获取些分红权”哩!

交 

我们上大学时期,学校在龙子湖的校区不是很大,也只有5000多学生,大家生活在一个紧凑的校园里,低头不见抬头见,交往也不局限于同一班同一级,无形中扩大了很多人际关系。我也加入了学校学生经济研究会,每个季度出一期经济研究杂志,在这里结识了货币银行95的阚哲学长(现在是江苏银监局的干部),还有我的太太注会95的张庆红同学,还有阚哲学长的太太郑宏生同学(现在是南京银行的董事会秘书)。

考 

在阚哲学长的影响下,我也对经济学与金融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学校书店购买并自学了萨缪尔森的《经济学》,以及克鲁格曼的《宏观经济学》等原版书籍,并报考了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现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研究生。无奈那年冬天特别冷,与刘华同学留校参加研究生考试,一起在新校门外的一家餐馆吃饭,当晚上吐下泻,第二天考《高等数学》昏昏沉沉,最后只考了57分,遗憾错过了金融黄埔军校。

实 

大学即将结束时,得知学校与美国马里兰大学可以交换留学生,专门向英语任课老师孟爱萍请教出国留学的事宜,只是总学费要20万美金,只好知难而退。正好母校益阳供销学校来信,欢迎我们回去当老师,也可以自主择业,于是就选择就业了,最后一学期选择去深圳实习与找工作。为了打破个别村里人“读大学也是打工,与上完初中去打工是一样的”说法,我一定要找一家能够调入档案与解决户口的单位。几经波折,终于找到了深圳市德诚会计师事务所实习,并在实习结束后签订了应届毕业生三方就业协议。

游 

2000年5月从深圳回到学校,完成了论文还有2个月左右的时间毕业,内心总觉得未去过北大清华这样的顶级学府终是遗憾,正好两位初中同学在北大。于是,独自乘火车北上,在同学的帮助下于北大附近租了一间小房子,同学又找了一辆旧自行车,从此背上书包在清华北大游学了两个月,听了很多大三本科生的课程与公开讲座(包括美国驻华大使的演讲、刘欢的讲座、何祚庥院士的讲座、刘伟教授的讲座、厉以宁教授的讲座、张维迎教授的讲座等等),还听了黑鸭子演唱组合在北大的首场演出,也亲身体验了北大三角地,略知了北大“一塔湖图”的暗号,看过朱自清《荷塘月色》的灵感地。通过积极参与活动与讲座提问,开阔了视野,锻炼了勇气,也找到了一个安财人的自信。

毕 

我的论文《人力资本会计》经指导老师王建刚评审通过,大学终于毕业了,我也光荣地成为21世纪第一批大学毕业生之一!记得当时我的父亲还在株洲打工,我在他与众工友的集体宿舍里住了几天,每天晚饭后和他去散步,汇报几年学习的成果,他一一过目我的毕业证、学位证及各种证书与奖状,欣慰地笑得很开心。

感 

毕业了,安财也就成为母校。2004年,母校安徽财贸学院成功升级为安徽财经大学。我们这一届的毕业证与学位证记录了安财升级前的一段历史,成为不断升值的绝版历史文物。

回顾来路,一切皆缘。一路走来,感恩培养与选送我到安徽财贸学院上大学的益阳供销学校的领导与老师;感恩选拔与录取我的安徽财贸学院以及领导的启迪、老师的教诲,特别是班主任郭成老师四年的关心与教导;感恩教育部与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为供销中专学校开了一扇通往大学之路的门,恳望这扇门能永远开着;感恩所有在我学习、工作、生活过程中给予我帮助的亲友、同学、朋友、同事与领导!

曹山脚下,龙子湖畔,多少回梦里回到母校,看到龙子湖的水虽然不是那么清澈见底,但却映照了我的整个世界,让我对未来、对外面的世界永远充满希望、梦想与激情。无论走多久走多远,我永远都能感受到母校的力量!愿所有安财人不忘初心,勇敢前行,建立自我,追求无我,心生光明,自觉觉他!

(撰稿:安徽财贸学院会计专业2000届毕业生 陈登坤;审核:党委宣传部  金再华)

  


上一篇:【60周年校庆】各地校友会心系母校 共贺安财

下一篇:没有了